米虫累了

请点开

超爱美人受
我只在lof上发作品
没有贴吧微博半次元之类的软件
目前只混lof并只在lof上发作品
不要认错人啊
别在我面前ky
拉黑不谢
别装抑郁症
我会骂人的哦:)

杂记1


只是自己一时兴起的脑洞,没什么意义只是单纯想写,好久都没有更新了,偶尔冒个泡证明我的存在~好久没写文,手生了,如果大家看的不开心真的很抱歉,如果有什么意见请务必向我提出来,非常感谢!

裘克有一个不幸福不美满的童年。
他的母亲唾弃没出息的爸爸,选择改嫁,裘克靠着母亲每个月汇过来的微薄的生活费支撑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裘克的父亲是个酒鬼,酗酒度日,喝着廉价酒吃着榨菜,一天二十四小时,他的父亲只有在酒喝光时才会和裘克“沟通”那么几分钟。
直到那一天,裘克在床底下翻出了一个陈旧的相册,里面是父母的结婚照,那时的他们是那么幸福,郎才女貌,金童玉女,而如今…
年幼的裘克拿起相处,惦着脚将相册举到父亲面前,罕见地主动开口:“父亲,这个是你吧。”
而那人仅仅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说出的话没有一句和裘克的问题搭边。
裘克忘记了他的父亲说了多久说了什么内容。他只记得一句话。
“一个人平白无故对你好,那么他肯定是有所企图…”
第二天他的父亲自杀了,在房梁上吊,双眼圆睁,直直的望向他紧闭多年的房间,似乎透过那扇门,那个房间,那个家,在寻找着什么…
裘克面无表情的将他的父亲放下来,挖了个坑埋了,草草刻了个墓碑,带上星星散散几枚硬币准备找个差事。
————————————————————————————————
哭泣小丑的马戏团生活不是很顺利,他不会笑,只能作为微笑小丑的陪衬,好在微笑小丑对他很好很好,总是笑盈盈的,虽然有些时候裘克觉得这种善意总是透露出不和谐,但也没有多在意。
微笑小丑的执着打动了哭泣小丑,他答应了对方的表白。
但是脑内忽然出现的机械音打断了哭泣小丑的喜悦。
[宿主编号346,成功攻略目标人物:裘克,好感度:100,请选择是否脱离此世界………]
哭泣小丑,果然是个悲剧。
亲情是,友情是,就连爱情也是。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听见那些不为人知的声音,虽然他宁可不知道这些。
心神不宁的他表演出了意外,失去了腿,划花了脸,被赶出马戏团。
裘克认为,在马戏团这几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系统”“宿主”“攻略目标”等等。
一个人平白无故对你好,那么他肯定是有所企图。
————————————————————————————————
小丑睁开了眼睛,猩红的双眸中交织着各种复杂的情绪,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一生太悲惨了一点。
现在的他已经彻底沦为怪物了。
小丑自嘲地笑笑,整个人瘫在躺椅上。
说实话,他的确想过自杀一了百了,但是…想到庄园里某位混蛋开膛手深藏的恋慕,小丑有些羞愧的表示,他舍不得。
他进入这个庄园整整三年,这个开膛手表面嫌弃自己,实际上护短的很。是他把陷入深渊的自己拯救出来,解放了自己尘封已久的内心。
裘克必须承认,他是真真正正的心动了,不同于曾经的懵懂悸动,这次他是彻底栽了。
栽在他曾经最讨厌的上等绅士的手里。
所以在开膛手午夜拿着一大束玫瑰花求婚时,他答应了。
没有好感度提示…太好了…他是真的喜欢我…
小丑努力压抑自己内心的狂喜,却不知道他眼中的幸福压根藏不住。
开膛手一改往日的绅士风格,笑得傻傻的。
三天后他们举行了婚礼。
庄园主担任司仪一职。
完成了过程复杂的前戏,开膛手拿出一对钻戒,单膝下跪:“裘克,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丑笑的美艳,已经含在嘴里的回答被忽然出现的,冰冷的机械音所打断。
[宿主编号276,成功完成指定任务:和目标任务成婚,十分钟后脱离此位面………]
小丑的心瞬间凉了。
他看着对面开膛手胸有成竹的喜悦模样,苦涩地抿了抿嘴,垂下头,用头纱遮住自己因悲伤而微微扭曲的面孔。
还记得那句话吗?
一个人平白无故对你好,那么他肯定是有所企图。
但是那又怎样?他心甘情愿!
裘克猛然抬起头,面纱下的脸上早已布满泪痕,他笑了,笑得很美,看呆了台下一众宾客,包括对面的开膛手。
“我愿意!”
只要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果然,哭泣小丑的一生,注定是个悲剧。

非常感谢点进来的你愿意浪费时间看我的文字

爱你们哦

啾咪!

(最近玩人格头都被锤烂了…和小伙伴开黑贼开心!耶比耶比!)

各位小可爱们真的对不起!
好久好久都没有更文…
讲真,我的lof已经出问题好久了,由于反馈得不到解决于是我就卸载了重新下载,结果将近十个轮回来还是没什么用…
但是!
今天!我登上来了!!!!!
我能进入lof了!!!!!!
天哪
一瞬间生出了死而无憾的感觉…………
我估计我的lof没准哪天还会抽…
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吧…………

三十题 3

这次是跳着写的,不按顺序写了,想写那个就写那个!这个三十题系列是一叶提供的,再次声明一下ww

时隔好久的更新,最近有点浪过了(笑哭)抱歉啊ww

接下来你们会看到ooc的杰克,但是别着急,往后看ww


做好仰望星空想气你时,想起来你早已和她早已离开


杰克最近很不开心,他的裘克最近好像很忙,都不理他了。要知道曾经他们两个可是形影不离的。
可能是…裘克他最近太忙了?或者…上次不小心过分了?
杰克有些苦恼的蹙了下眉,开始思索如何挽救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
记得上次吵架,是杰克做了一份仰望星空生生把裘克气笑的。
那…这次也如法炮制?
杰克抱着侥幸心理走进厨房,轻车熟路地开始准备料理。
做好了。
难闻刺鼻的气味冲击着杰克有些混沌的大脑,他把食物放在桌子上,等待着红发男子的回归。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杰克木然地看着已经彻底冰冷的派,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
早该知道了不是吗?
裘克已经不是只属于他的裘克了。
那个医生夺走了他。
自欺欺人,好玩吗?
黑发的绅士站起身,一口一口地吃下冰冷的派,泪水布满脸颊,流进嘴里。
此刻的杰克一点都不优雅。
此刻的杰克不是一名绅士。
只是一个被甩了的可怜人。
“咔哒”
门开的声音,走进来的是一位漂亮的青年。
“我回来……杰克你在干嘛?”
裘克看着餐桌上面色发苦的杰克,沉默了。
“…你又看那些肥皂剧。”
“我没有。”
绅士瞬间收敛阵仗,强作淡定。
“都和你说了别看那些韩剧,说吧,这次看了什么?回家的诱惑?”
“……我没有。”
裘克盯了杰克许久,就在杰克快要绷不住的时候开了口:“我只是去医生那里看一下伤口,我不会变心的。”
虽然语气是调侃的,但是那双认真的红色眼眸表明了对方话语的真实性。
杰克颇为动容地将裘克揽进怀里,轻声开口:“嗯,我信你。”
“……所以你可以别看那些肥皂剧了吗?”
“请容我拒绝。”
杰克保持着一贯的完美笑脸,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你这样一点都不绅士,杰克。”
“那又怎样呢?我的小先生?”
裘克愣了一下,旋即勾起唇角:“没什么 , 我的老流氓。”


hhhhh最近和群里的小伙伴组队皮超级开心,但是小伙伴似乎不喜欢语音导致配合有些差错,就很蓝瘦,其实我挺喜欢语音开黑,多好玩啊hhhhh

感谢你们的阅读ww

爱你们哦ww


啾咪('∀')





现在有点…心情复杂…
我身边有位同学也是名写手,在别的平台(不透露ID,应本人要求)写文章,以前混的是冷圈子,那时候一篇文章最多只有十来个赞,但是她的文笔真的很好,只是因为圈子冷,人少,没有什么人看到她的作品。
然后,她开始写那些明明不喜欢的热门cp的同人
人气变高了,一章可以得到一百多两百的赞,也开始有了一小批粉丝
但是我看过那些文章,根本不如她以前写的好,然而那是热圈子啊,哪怕你水一篇文都有无数人点赞。
她又变了,哪怕她写的文章没有这对cp的意思她也要打tag,蹭热度。
我曾经劝过她很多次,但是她不听,甚至变本加厉。
我不明白,写文产粮明明是因为自己喜欢,为什么就变成了追求热度?
现在的她还是执迷不悟,我真的没办法了。
现在她的粉丝越来越少,文章越来越没有水准,可是她居然没有任何悔改之意。
她说,只打冷CP tag热度太少,写冷CP没人看,不如多写点热门cp粉丝来的快。
的确,这的确是真理。但是粉丝多了又怎样?天天写自己不喜欢甚至反感的同人还要装作很喜欢的样子,不累吗?
我是真的搞不懂。
再说了,热度低怎么了,又不能少斤肉。那么在意干嘛?热度高给你钱?
不知道是不是lof上也有这样的人,如果有,我只想问一下,你们图个什么?

三十题2

预警!心机boy渣裘克预警!!
雷者慎入!!
这个我真的没写好,算是放飞自我吧…
我感觉我偏离了主题真的很抱歉!

真的抱歉!!

以下正文…如果真的不喜欢请提出意见,我会改的!

真的!!





2     做时你喊的人不是我


静谧的夜晚是那么美好,徐徐晚风带走黑发男子为数不多的理智,夜空中点缀着的些许繁星也只是笑而不语,戏谑地观赏着屋内看似旖 旎的闹剧。
那是两名男性的交 欢,黑发男子享受着,陶醉着,不知节制地索取一次又一次,粗暴的动作与其说是在 做,不如说是在发泄。
他身下的红发男子早已承受不住这战争般的xing事,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黑发男子,也就是杰克,低头伏在红发男子的耳边,轻声低喃:“裘克…不乖啊…”
可惜,那人完全听不见。
杰克温柔的注视下掩盖的是肆虐的狂风暴雨,而翻腾的怒火中掺杂的无奈又是那么明显。
杰克忘不了,裘克攀临高峰时脱口而出的名字,是哈斯塔,不是杰克。
哈斯塔,那个新来的监管者,的确对裘克表现出了友好,过分的友好。而裘克似乎没有表现出任何排斥。
早该知道的啊…不过,自己家的小疯子怎么可以被别人抢走呢?
杰克扬起了专属于他的绅士笑脸,在裘克脸颊上留下一吻,只是那双不平静的双眸昭示了杰克的真实想法。
第二天的裘克起的很早,准确来说是被吵醒的。
“杰克向哈斯塔发起生死决斗?”
裘克梳理了一下这句话的信息,忽然笑了。
那一笑,说是惊为天人也不足为过,看呆了前来送信的威廉·艾利斯。
“我知道了,马上去。”
裘克轻松的模样让威廉有些疑惑,但是…裘克长得好好看啊,比那些贵族小姐还好看…
脸颊发烫的威廉匆匆离开,错过了裘克嘴角扬起的诡异笑容。
比我预料的还要快…真是着急啊杰克先生~
不过,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取得心上人的芳心,不是吗?
裘克脑海中闪过威廉通红的面颊和磕绊的语句,好极了。
裘克就像是没事人一样,赤脚走到衣柜,挑挑拣拣最后敲定了一件宽大的白袍,松松垮垮的系在身上,走到镜子前,练习着面部表情,最后选定了“白莲花款逞强笑脸”。和“圣母款义正言辞”。
我可还没玩够呢,不能就这么死了啊…
裘克笑得艳丽张扬,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切换了面部表情,一副慌张不知所措的模样。
游戏可以开场了。



这个似乎没什么cp向,直接打all裘tag 了,最后致歉!

感谢阅读的你们,

爱你们

啾咪

小小唠叨一下,我今天凌晨一两点玩人格和小浠组队,她拉来了一个技术很棒的大佬!操作好棒!可惜没时间打排位不然肯定到五阶!就叫他时光先生吧,他玩前锋,救人超厉害,救了别人好几次,而且没有架子,特别温柔,超棒!
后来有一把,他说他打完就要去看球了,是最后一把,我想着一定好好玩,不要拖后腿,就看见他说,他上天后拜托另一个慈善家保护两个小姐姐1551瞬间被撩到了!!
于是游戏开始,我用的佣兵(常年用佣兵,溜鬼方便,就算被抓了还有铁 屁 股拖时间)小浠是盲女,时光先生是前锋还有排到的慈善家,可惜的是我开局卡,直接冲到拉锯的平克先生身上了,我跪了。
当时超级崩溃啊!
然后,那个平克先生把我放在密码机旁边…?
???
佛系???
然后我就看见时光先生上天了
慈善家也上天了
1551看来下一个就是我了
万念俱灰的我惨兮兮的等死
平克先生把我挂起来,然后打那个密码机,打了好几次。
这些我再不明白就是zz了
挣扎下来,解码。小浠也来了,一起解
最后开大门,我和小浠都不想走,就是绕圈圈,还是平克先生送我们走的,超级开心!!
赛后那个平克先生说,放心看球吧,两个小姐姐我会照顾好的。
啊啊啊啊啊好撩啊!!
我恋爱了1551
然后就是顺理成章的加好友,组队,开始皮~
啊啊啊超级开心啊!!
我爱我的小伙伴!!

三十题

感谢小可爱愿意让我写她的脑洞!
脑洞提供 @一叶障目,落叶知秋
就是这个小可爱!
非常感谢!

如果有哪里没写好或者认为可以换种表达方式…请提出来,真的非常感谢!

最近超级忙啊,粮都来不及看,偶尔半夜打游戏达到三四点算是休息,我好命苦啊1551

对了,这个三十题可不是纯杰裘的,可能有黄裘佣裘前裘balabala,哪一题是什么cp我就打什么tag,这回应该不会碰到雷区了吧…?

好了就这样,感谢你们的观看('∀')


1     十年后再次相遇的擦肩而过的路人




离开庄园的第一年
监管者和求生者没有了任何束缚,常常聚在一起痛饮一杯,就和普通人一样。

离开庄园的第二年
所有人的黑历史随着本人的现身再次浮出水面,大部分人再次沦为丧家之犬,在阴暗的角落里苟且偷生。
逃亡过程中,杰克与裘克互表心意,成为了第一对情侣。

离开庄园的第三年
求生者大部分进了牢房,一部分打算洗心革面,一部分打算抗争到底。监管者们目前平安

离开庄园的第四年
死了四名求生者一名监管者,分别是空军,慈善家,冒险家,园丁和厂长。他们有的死于意外,有的死于寻仇,厂长里奥承受不了失去心爱的女儿这个噩耗,再次自杀了。熟悉的地点,熟悉的人,熟悉的原因,熟悉的过程。
唯独不一样的是没有人将火海中的里奥拯救,没有人递给他那张象征着束缚的邀请函。

离开庄园的第五年
剩余的人再次相聚,在沉重压抑的氛围中上 坟,扫 墓,为自己的迟到表达歉意。
此时的他们虽然还会面带笑容提起曾经的欢乐往事,但许久未见的生疏加深了每个人心中的沟壑。
律师和医生在一起了。

离开庄园的第六年
医生成为第六个逝者。
“你…骗我…”
“对不起,但是我需要这笔钱。”
弗雷迪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沉稳,惊慌失措这个词似乎从来都不在他的字典里。
“我真的不该相信你…”
随着最后一个字符落下,那双曾经被弗雷德先生赞美过的眼眸暗淡下去,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其实,他是真的想要和这位美丽知性的女子共度一生,但是,他需要钱。
有的时候,执念是可以胜过一切的。
弗雷迪先生拿着手里的巨额保险单,笑了。
就这样,靠着这笔丰厚的保险金,弗雷迪先生日子过得异常舒坦,只是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的笑容。

离开庄园的第七年
杰克和裘克吵了一架,不是往日的小打小闹打情骂俏,而是真正的吵架。二人都红了眼,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杰克先生“重操旧业”。
他拐走一个ji女,开肠破肚。
如果只是这样,裘克先生不会那般生气,但是杰克先生和那名ji女发生了关系,这就让裘克先生很是窝火。
“我不会碰别人的,我保证。”
那天,信誓旦旦的绅士凭借一句简单的承诺打动了小丑残破的心,得到了廉价却深沉的爱。
然而事实证明,太过容易得到的爱情总是不值得珍惜的。
哭泣小丑最讨厌背叛者。
二人关系出现了裂痕。有了间隙的爱情会变得脆弱,不堪一击。
更可怜的是黛儿小姐居然没有葬礼,她的尸首被弗雷迪先生保存的很好,甚至没有人知道那位优雅高贵如同天使般圣洁美丽的小姐已经不属于人世了

离开庄园的第八年
机械师,盲女也走了。
海伦娜小姐死于疾病,特雷西小姐死于爆炸。
庄园的各位已经没有其他人的联系方式了,他们陆陆续续赶到,逐渐看淡死亡的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痛心断肠,也不再聚会,偶尔打几声招呼证明他们认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杰克先生与裘克先生的感情摇摇欲坠,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

离开庄园的第九年
鹿头,魔术师,蜘蛛死了。
前两人分别死于猎人的弓箭和魔术的失误,瓦尔莱塔小姐则是身体原因,也算是死于疾病吧。
葬礼到场的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生疏,甚至有人忘记了其他人的姓名。
时间总是无情的剥夺人们曾经珍视的一切,不是吗?
哀悼结束后,裘克先生提出了和杰克先生分手。杰克先生只是呆愣片刻,最后用沉默表示同意。
他们心里都清楚的很,这段感情注定是要崩裂的。能坚持这么久倒是出乎二人的意料。
二人的和平分手没有引来多大风波,毕竟一个个自顾不暇,哪有闲心管别人?

离开庄园的第十年
杰克先生与裘克先生相遇与街头。
杰克先生想要打招呼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好不容易找到话题,刚想询问对方时就被对面的人一句“你是谁”堵了回去。
红眸里的疑惑不似作伪,他真的忘了开膛手,忘记了他曾经深爱的人。
杰克先生忽然想起了,裘克先生曾经和他提到过,他有很多种方式忘记一个人。
或许是当时那红发男子的语气太过玩味,或许是他并不认为裘克先生舍得忘记自己,杰克先生并没有相信。
可是裘克先生就是这样的人,敢爱敢恨,一旦不喜欢了立刻就能忘记,可以说是比任何人都容易动真心,又比任何人都绝情。
不论杰克先生是否喜欢这样,裘克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杰克先生苦笑着回答:“很抱歉,我认错人了。”
曾经的爱人,如今的路人。
不几天后,杰克先生得到了裘克先生的死讯,死于伤口感染。
当他赶去时,裘克先生的葬礼已经结束三天了。
杰克先生有些落寞的坐在街头,回想起他们在庄园的种种,不禁开始怀疑,他们杀掉庄园主逃出庄园是否是正确的?
庄园可以容纳他们这些被抛弃的人,而他们也是厌倦了世间的红尘琐事才心甘情愿进入这个牢笼。
或许安静的呆在庄园才是他们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可惜…
杰克先生长叹一口气,重新开始下一段旅程。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是吗?
雾气吞没了开膛手最后的背影,而那一声叹息的含义…恐怕只有杰克先生才明白吧?



我感觉我已经快要傻了

认真的

如果我真有一天傻了,请记住,我是给你们产粮才傻的qwq


爱你们哦

真的哦





emmmmm没想到原来摁推荐也会给关注我的小可爱们造成困扰……那我以后尽量少点推荐吧…嗯,造成困扰了,非常抱歉!真的很抱歉!

最后谢谢你们愿意和我反馈建议(比心)
爱你们哦ww

修罗场结局

嗯没错我用一发难吃的要死的小破车作为结尾

我承认我是偷懒

肉贼难吃
没经验
请多多包涵

真的很难吃!
预警
求轻拍qwq

van了
全他喵van 了
转学手续出问题了
我没有地方去了
弱小可怜又无助
但是能吃

修罗场6

这章的剧情好像有点水

我想写肉

3P你们懂

那么问题来了,我没写过肉可能不好吃(我只是个孩子)但是你们好像选择3P就是为了肉…
那我写不写啊……

想看还是不想看可以留言告诉我一下






裘克最近得到了一个超级吓人的面具,是庄园主主动给的,据说是“提高任务效率”。
至于面具的恐怖程度…
裘克戴上后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出一刀斩。
差点给镜子里的自己一刀。
缓过来的裘克平复心情,重新带上面具开始新的游戏。
最近他被折腾惨了,杰克那个伪绅士差点杀了他!
回想起那五个鱼头,裘克的胃开始泛酸————他又想吐了。
不得不说,这个面具的确有用,求生者看见的一瞬间僵直了好久,挨了一刀后就看他们齐刷刷跪下撕心裂肺地哀求:“大哥别杀我!!”
。。。。。。
心情复杂。
至少任务的确很顺利…裘克扫了一眼齐刷刷绑在VIP的三人,有些惊讶面具的效果,毕竟庄园主很少有这么靠谱的时候。
还剩…空军…
她还没交枪,还是主动出击吧…
而此时的玛尔塔也很崩溃,她修不动了!三个人啊!是怎么做到同时上椅子的?!
玛尔塔小姐欲哭无泪地看着面前修了一半的电机和明晃晃的“五台电机未破译”。
哦,还有越来越强烈的心跳。
这就是爱的感觉…
有些慌乱的玛尔塔翻了个窗,准备加速跑路然后直接撞进一个陌生的怀抱。
哦嚯。
翻窗遇到爱。
玛尔塔摸着腰间的枪,准备先跑一段路再开枪然后救人,完美!
自信满满的玛尔塔一抬头,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映入眼帘。
这位坚强的女性尖叫出声,锐利的嗓音震得裘克脑海一阵嗡鸣。
“pong”
玛尔塔几乎是本能的抬手,开枪,瞄准了对方的脸。
面具被打碎,双眼掺进了许多杂物,剧烈的疼痛迫使裘克弯下腰,声带不受控制地发出阵阵呻吟,止不住的生理泪水花掉了裘克脸上诡异的笑面妆容。裘克感觉自己的眼珠似乎被撕扯开了,眼前黑红交错,辨不清身周事物。
玛尔塔看见面具下那张熟悉的面孔,慌了神。
她知道这个信号枪子弹里的粉末有多么厉害:她曾经不小心蹭到眼睛里一点,疼了四天。平时她也只是瞄准监管者的腰部或者胸 膛,仅仅是烟雾就有如此大的威力,那么直接打在脸上呢?
玛尔塔不敢去想。
军人毕竟是军人,良好的心理素质让玛尔塔迅速做出反应。她不是医生,但是附近有医生,就在地下室。
玛尔塔将艾米丽救下来后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拉着还有些发懵的医生用最快的速度跑到裘克的所在地。
经过艾米丽的初步检查,得出了一个结论:裘克可能会失明,但是是暂时的,很大几率会留下后遗症。
最后是裘克强行退出游戏,他的眼睛才得到了较为及时的处理。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治疗,裘克的双眼不再那么痛,只是看不见任何事物了。为此,海伦娜曾想要将自己的盲杖借给裘克,但是被拒绝了。
奈布和杰克表示他们会看好裘克的。
最近几天,因为裘克的失明让奈布和杰克的关系好了不少,至少不会见面嘲讽,而且二人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
要知道,想要对一个失明的人做些什么是很容易的…




就这样

爱你们

啾咪


话说还有一件事…大家还记得我曾经搞过一个百fo点文吧…(现在都二百fo了你们什么都没点,不点我就不写了哦!)百fo的梗还差两个,但是最近我有点想写黄裘之类的了…你们想看什么?
请务必回答我一下!
想看点梗还是黄裘什么的?
还有200fo你们想让我干啥?
还有想不想看肉?(没经验可能不好吃…)
请回答一下!
不然我不知道怎么搞啊!